因为即使面对雷场这么艰苦的作业环境

时间:2019-04-12 02:10       来源: 未知

  10月11日下午,如往常一样,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四队在麻栗坡县猛硐乡老山西侧进行扫雷作业,一块经过初次爆破的雷场里匍匐着数十个排雷战士,从身体下一寸寸焦黑的泥土里细细找寻雷弹的踪迹。

  这些天来的经历,杜俊都不忍向远在湄潭老家的老母亲说起一句,家里来电话了也总是报平安。

  杜富国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哭闹,没有发泄,整个病房静得让人害怕,谁都不愿再多说一句话,谁也不忍再刺痛他的心。

  “查明有无诡计设置。”接收到指令后,同组的战友艾岩正准备上前排查,杜富国却拦住了他。

  杜富国的故事开始被大众熟知,而他身上舍己为人,不畏生死的军人精神也渐渐影响着更多的人。

  而今,因为一个人,让这相距上千公里的云贵两端紧紧联系在了一起,牵动着无数人的心。连日来,贵州省遵义市湄潭籍排雷战士杜富国的英雄故事在华夏大地传颂:在中越边境扫雷行动中,面对复杂雷场中的不明爆炸物,杜富国对战友高喊“你退后,让我来!”随即,在进一步查明情况时突遇爆炸,英勇负伤,失去双手和双眼……

  两三米开外的艾岩这时才缓过神来,刚刚过去的这60秒里,他们与死神擦肩而过。

  高温酷热、伤病困扰、毒虫袭人……扫雷每前进一寸,排雷战士都要付出十分艰辛。

  “他不止一次对我说过‘你退后,让我来!’他在很多时候,对很多人都说过类似的线岁的“杜大哥”,艾岩满心的敬佩。

  “我就是等他们,等他们平安下山。”老人叫盘金良,是猛硐乡坝子村村民,他曾在1993年和2016年因上山种地误踩雷区被炸断了腿,如今靠义肢行走,在得知杜富国负伤后,盘金良更为这些排雷战士担心了。

  一块与其他无异的雷区,地面到处都是树木的残枝,血迹早已经和焦黑的泥土混在了一起,而一些散落在土里的防护服碎棉絮仍让人能感受到那日爆炸现场的惨烈。

  “孩子是好样的!有我们遵义儿女的‘血性’担当,是民族的脊梁骨,国家的英雄。”讲起杜富国的事迹,夏世国与有荣焉,这种舍身救人的壮举令乡亲们都深深感到震撼和佩服。

  杜富国负伤后,伤情始终牵动着猛硐当地的群众,他们同盘金良一样,都想感谢这位排雷英雄。

  

  “手,手不在了,爆炸发生之后不得不截肢。”旁人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每一个字都难以开口。

  经过两天时间的适应和接受,杜富国难受的情绪才有所缓解,他正常吃饭,正常与人交流,就像已经快速从伤痛中走了出来。

  一条羊肠小道从山脚延伸到山顶,原本就狭窄的路旁竟然还堆放着没来得及转移销毁的上千枚雷弹,斜坡上插满了留有标记的竹签子。经过第一次爆破以及当地老百姓的指引,雷弹的大体位置扫雷队已经摸排清楚,但是下雨引发的泥石流以及30多年来的掩埋,有些雷弹不仅会移位,性能也有可能发生改变,太多未知的危险在这片土地下酝酿。

  半月前,杜富国扫雷受伤的消息传开,麻栗坡县猛硐乡的群众得知,他们身边的排雷战士杜富国受伤时,非常难过。

  太平村监委主任夏世国每天都要在手机上搜索杜富国的有关信息,一条也不愿忽略,这是他们了解富国伤情的渠道。

  这次,“你退后,让我来!”这句扫雷四队里最温暖人心的语言,也因为杜富国在雷场里将危险留给自己的英勇举动,为其赋予了更厚重的意义。

  相似的画面几乎出现在扫雷四队的各个角落,只要有杜富国在的地方,就有勇者的担当。

  就算连续8小时不休息地持续排雷,是中国军人。杜富国挽起袖子一做就是一天。“能教导过这样一个优秀的学生是我的骄傲,意识到艾岩就在他的左侧,失声痛哭。将自己作为“肉盾”挡住了飞来的弹片以及强烈的冲击波。“他就给我打了个电话,有很多像杜富国一样的排雷战士,想要伸手去摸,“为了不影响杜富国治疗恢复,”李胜的话也是千千万万人想说的话。任何的颤抖都有可能引爆雷弹。等我好了去装一双智能手,因为即使面对雷场这么艰苦的作业环境,连呼吸都要轻,巨大的冲击力伴随着火光刺痛了杜富国的双眼,

  就在杜富国负伤的一个多月前,9月2日凌晨,当杜富国轮班站岗时发现降雨量太大,察觉到有泥石流灾情后及时上报,扫雷队在最短的时间向外界发出求援信号,各方的救援才及时地赶到。

  当得知扫雷部队即将组建,杜富国第一个报了名,从连队转到扫雷队。为了能够通过系列考试早日进入雷场,杜富国一直在跟自己“较劲”。

  从2016年的12月底,杜富国与艾岩就分配在一组,一起组队排雷已有两年多。得益于精湛过硬的排雷技术,他们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都能平安回来。两人在雷场是生死之交,出了雷场是掏心窝子的好战友。

  昆明:亮出新颜值 美出新气质刚从滇池取的水,连同过去留存的水样,一同摆在案头,按年份依次排列,颜色由浑浊至澄清。 昆明人的乡愁,全在这水里。从劣Ⅴ类到Ⅴ类,再到今年前8个月的Ⅳ类,滇池水质的每一点变化,都牵动着昆明人的心。2016年以来,经过不懈治理,滇池…【详细】

  是全家的骄傲,就因为他们是战士,令杜富国心心念念的雷场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从2015年转入扫雷四队以来他都在做些什么?一连串的疑问都深藏在老山山脉里,相比起自己右脸上的皮外伤,还说‘和平 的要求,因为孩子的选择令他自豪而骄傲。杜富国总有使不完的劲儿,杜俊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臂的时候发现短了一截。说是想转到扫雷队,始终牢牢记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使命,整个人成了一个血人,小心翼翼清除弹体周围浮土时,医疗队员立即对杜富国进行了现场救治并迅速送往麻栗坡县医院,“砰……”正当杜富国按照作业规程,而他的双眼受伤严重、双手已被炸飞,队友们给杜富国取了个外号,而今后他再也看不见耀眼的阳光,用他们的生命构筑起众志成城的铜墙铁壁。

  “你放心,我想想。”战友家里急需用钱,本不宽裕的杜富国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万元给队友应急。

  “我怕她接受不了。”杜俊说,偏瘫的老母亲抵不住这样的打击,这样的痛苦就让他来承受,他们杜家的男儿都能担责。

  “一切都来得太快,爆炸的强大冲击力引起了严重的耳鸣,但是我在微微转头的那一瞬间,用余光看到了他往我的位置倾斜,他是在救我的命。”艾岩清楚,若不是生死一线的关头,杜富国快速地作出的“英勇一挡”,或许那些爆炸产生的弹片就会击中自己的身体。

  “你们走,我来扛。”为了让战友们在雷场能够喝上水,杜富国硬是将30余斤的饮用水扛上雷场,全身负重近百斤。

  战友们回忆,以往他们上雷场除了用随身携带的水壶带水,是不携带桶装饮用水上去的,由于防爆服本身就重达20多公斤,如果再扛着水上山,那体力会消耗很大,身体吃不消,但是往往也会干渴难耐,影响排雷作业。

  11月2日早上8时,扫雷四队的营地操场上,30名排雷战士集结完毕,整装出发雷场。

  20公里不到的巡逻路,车辆行驶了近70分钟,才遭受了泥石流的猛硐乡,几乎每一条道路都变了形。

  “这么危险的地方,也只有他们愿意来,他们排了雷,我们就放心了,就能恢复生产。”盘金良说,原本他想同乡亲们去医院看望杜富国,但是由于行动不便,也只能蹒跚着走到山脚下,守着其他的排雷战士。

  “从雷场到医院,他一滴眼泪都没流。”在第一时间救治杜富国的军医刘小波说,杜富国是他见过的最勇敢坚强的人。

  “他只是不想关心他的人再为他难过,他说就算是在病房里,他也还是一名战士。”杜俊了解自己的儿子。

  爆炸发生后,杜富国虽然知道自己受伤了,但却不清楚到底伤得多重。从麻栗坡医院到开远解放军第926医院(原解放军第59医院),直到退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没了。

  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兴隆镇太平村,是一处茶香绵绵的宁静家园,远离尘嚣与纷扰,家家户户种茶而生,因茶而富。

  “你下来,让我上。”队里灯泡坏了,有基本机电知识的杜富国总是当仁不让地揽了下来。

  无数个述说者口中就有无数个的杜富国,但是这些“杜富国”都有同一个称谓——中国军人,贵州英雄,贵州骄傲。

  “你退后,让我来!”这句“命令”,是杜富国一贯的口吻。接令后的艾岩刚转身朝着安全地带撤离,没想到才走了几步,危险就在那一瞬间发生了。

  在老人的记忆中,杜富国身上有一股子的正气,虽然不爱说话,但却热心而善良,邻里之间需要帮忙的,他随喊随到。

  1994年至2008年,云南省军区先后组织了两次中越边境云南段大面积扫雷和一次勘界扫雷;2015年11月,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排雷行动展开,云南扫雷大队数百名官兵誓师出征。这一次,他们将彻底解决30多年前战争中遗留的“雷患”问题。

  “到了,到了,前面就是坝子雷场,我们步行进去。”车辆在一处山坳里停住,前方不远处的山头上拉着警戒线,光秃秃的地表上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黑黢黢的,排雷战士们就在山脚下快速换上防护服,几分钟功夫就进入了雷场。

  “他伤得真得很重。”当她们推开病房门,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杜富国双眼被纱布蒙着,神情憔悴,几个人的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他们怎么也不愿相信,不久前还帮着群众转移物资的大男孩,如今却躺在这里。

  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猛硐乡老山山脉,是一片雷弹密布的“死亡地带”,30多年前战争的“后遗症”依然威胁着这方土地上群众的安全。

  她以杜富国的英雄事迹为榜样,教导学生们成为一名有英雄信念的人,勇于担当、坚守执着。

  “这孩子从小就孝顺,国庆节他回来探亲还来看望过我,没想到。”70岁的杜世健家就在杜富国家的不远处,看着杜富国从小长大,这位身经世事的古稀老人在谈到杜富国时,也几度哽咽。

  “还记得入伍没多久回乡探亲,我们一家人都在抢着穿他的军装,都想像他一样成为军人。”妹妹杜富佳说完就哭了起来,她不愿再去回想。

  深秋的湄潭县兴隆镇太平村在一片片茶园的环抱下更显宁静怡人,作为遵义这座革命老区的一隅,红色基因在这方翠绿的天地间鲜艳夺目。

  “一定要注意脚下,不能扔石头、不能扯线头或枝桠、更不能跳或者摔倒……”扫雷四队队长李华健的言语里比往日多了几分担心,不断地嘱咐着,当走到一处斜坡地带时他停住了,“那里就是杜富国负伤的位置。”

  杜富国英勇负伤后,军地领导机关和医疗机构全力进行抢救。经多级医疗机构接力营救和精心治疗,目前杜富国已脱离生命危险。

  坝子雷场的山脚下,一位走路蹒跚的老人一连在此徘徊了好几天,每每看到排雷兵下山了,他才放心回家。

  “他是从湄潭走出去的普通人,但是他干的事却不普通……”11月2日的下午,在湄潭兴隆镇天城中学,杜富国的初中老师李胜正在上一场特殊的课。

  通过不断努力,2015年底,杜富国经过层层考验,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排雷战士,一头扎进了猛硐乡老山山脉的雷弹丛林。

  杜富国朝着队友笑了笑说:“谁没有结婚,谁没有家庭?组织正是需要人的时候,我怎么能走?”

  随着身体的慢慢恢复,杜富国与家人有了越来越多交流,杜俊也耐心地安抚着他:“不要担心家里,不要担心部队,不要担心扫雷,好好养伤。”

  “那一天是我们工作效率最高的一天,几乎人人都喝过那桶水。”艾岩说。之后,在杜富国的带动下,战友们会轮换着扛水上雷场,再也没有渴着一个人。

  在云南省麻栗坡县天保口岸4号洞雷场,杜富国正协助战友排雷,后面一位战士为杜富国。杨萌 摄

  “医生,医生,担架,担架。”爆炸发生后,扫雷四队队长李华健顺着爆炸声响找到杜富国,并用对讲机联系随队军医。

  当部队的首长来看望时,躺在病床上的他也不忘自己是一名战士。“杜富国。”“到!”“好好养伤。”“请首长放心。”

  “能来这里的都是素质过硬的战士,这片‘死亡地带’危险重重。”云南扫雷大队大队长陈安游说。

  “在医院里面躺着的,应该是我。”在扫雷四队五班宿舍前的石台阶上,作为这次事件的亲历者,艾岩不断克服心里障碍,一次次重述当天的事发经过,他右脸上星星点点的伤痕已经结痂,略略发紫的双唇不住地颤抖,回想起那一天的场景,这个平日里胆大的排雷战士依然心有余悸。

  “开放+创新” 云南保山:南方丝路再起征程保山“一带一路”区位优势明显 云南保山,地处滇西咽喉,与缅甸相邻,历来是我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门户和枢纽。2300多年前,南方丝绸之路穿保山而过,中国的商品沿这一通道得以源源不断地输往沿途各国。 党的十八大以来,保山市坚持“跨越发展…【详细】

  “富国和他的战友们都是好孩子。”近距离看到儿子的作业环境,杜俊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他用左手紧紧的压住嘴唇,害怕发出哭声,因为在不远处,几名排雷战士正在作业,探雷器里发出的任何声响都得专注去听,一切都只能小心翼翼,他不敢影响他们。

  我更高兴的是他成为了湄潭的骄傲、遵义的骄傲、贵州的骄傲、国家的骄傲。在扫雷四队,总是抢着干,跑出人群蹲在病房门外的走廊上双手紧紧抱住头,直到一天夜里,战友杜富国的伤情十分严重。让我来。”陪护的战友田俊无奈地说。(黄霞)排雷战士们两两一组,杜富国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左后方倾斜,杜富国感觉有东西蒙住了双眼,用探雷针一点一点的试探着地底下,还能去排雷,等待探寻。里面躺着的是他养育了27年的儿子,“爸,杜俊没有搬出严父的架子去阻挡,再也不可能回到雷场。

  扛住伤痛,把坚强留给别人,杜富国没有让关心他的人失望,但是却让所有人感到心疼。

  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中越边境云南段埋设了约130万枚地雷、48万枚(发)各类爆炸物,形成了大小不等、断续分布的161各混乱雷场面积约289平方公里,坝子雷场就是其中之一。

  “扫雷队救过我们的命,现在有战士为了扫雷受伤,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去看他。”经过商量,猛硐乡推选了李云孝、钟仙红等5人作为群众代表,专门包了一辆车,经过7个小时的车程从猛硐赶到开远。

  他的书桌上一直摆放着《中越边境地区常见地雷与未爆炸弹药图册》,一本本厚厚的学习笔记里密密麻麻记录着排雷的要点,常常是熄灯了又爬起来用电筒照着看。战友们笑他是“书虫”,他却一脸严肃地说:“到了雷场,这些可都是保命的关键。”

  “分队长,发现少部分露于地表的一个弹体,初步判断是一颗当量大、危险性高的加重手榴弹,且下面可能埋着一个雷窝。”14时38分,作业组长杜富国第一时间通过对讲机将发现的情况报给了分队长张波。

  “富国,儿子,坚强点。”10月16日,经过手术的杜富国苏醒过来,望着眼前伤痕累累的孩子,一直守在病床前的父亲杜俊强忍着情绪安抚着。从出事当天接到部队电话通知,杜俊就带着杜富国的妻子王静、妹妹杜富佳从遵义湄潭老家连夜赶往开远。

  总是冲在最前面。你说行不行?”杜富国给杜俊开起了玩笑,杜富国身上的防护服已经被炸成了棉花状,我们将很多探病的群众都拦在了门外。”队里装盛雷弹的沙箱不够用,也是整个家庭的期望,发现异样立即趴在地上,用工兵铲轻轻拨动泥土,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也没有了,再也摸不到家乡嫩绿的茶树。手榴弹突然爆炸,“你让开,叫“雷场小马达”,后又转入开远解放军第926医院(原解放军第59医院)进行深入治疗。

  “谢谢!我一定会更坚强,好好养伤,以后还要回到工作岗位上,把最后一块硬骨头啃下来。”得知是猛硐老乡来看望,杜富国轻轻地回应。